爻九

敦厚立身。

「K」[伏八/猿美]心甘

● 时间线是二期后再同居的猿美

● 冗长的流水账,平淡的日常。实际上年前就写完了,但现在才码出来,拖延症晚期啊...所以和近期官方轰炸比连糖纸都不如(躺

● 就是想写栽在对方手里的二人

● 第一次写猿美文,希望角色偏差不要太严重 而且我还语死早

                                                                                       —以上。

-------------------------------------------------------------------------------------------

窗户打开,涌进卧室的是秋日午后还算和煦的微风。

 

但还是有些凉意的。正这么想着的八田小声打了个喷嚏。

 

 

他伸伸懒腰,感觉屋子里的空气变得清新不少便将窗户关上了。

手表显示着16:00,

 “啊已经是这个时间了。”睡了个不错的午觉。

 

 

 随手打开电视,画面上是很多父母带着孩子去刚修缮完毕的一个小公园散步,

被记者采访的家长和孩子们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真好啊,难得的休息日。

可惜猿比古又在加班。

 

 

八田把遥控器扔到一边,开始考虑晚饭的事情。

 

冰箱里应该还有些土豆。要做土豆浓汤吗?啊对了还要准备肉菜,前天买回来的牛肉没有记错的话是有剩的,干脆一起炖了做土豆炖肉。

 

 

 “没了啊——”

打开的冰箱冷冻室空空。

 

 

 站在冰箱前的八田摸摸下巴,转身去拿外套准备采购,

刚戴好棒球帽,八田瞥见忘记关闭的电视里正报道着拉面比赛。

 

 

“啊。”

 

 *﹡*﹡*﹡*﹡

 

 “哈?!”

 

道明寺听着不断被甩在空气中的A4纸发出的脆响咽了口吐沫。

 “我告诉过你多少次这里要用……啧!”

 

正在训斥下属的伏见听见自己的终端响起烦躁的咂舌。

 

“不用一次次都——啊。”

是美咲的简讯。

 

 疑惑着抱怨声的突然停止,道明寺睁开紧闭的双眼。

 

 「晚上一起去吃拉面吧!好久没去那家面馆,离你们那里更近些……我去接你好了,还是在书店门口!」

 

“哼。”伏见飞快地打了几个字。

 

 

 

 躺在沙发上的八田翻了个身抬起手腕,表盘投影出的是伏见的回信。

 

「真麻烦。」

 

这家伙好好的回复一下会死吗!

八田在心中给了伏见侧腹五拳,接着看起下载的美国电影。

 

 

 

﹡*﹡*﹡*﹡*

 

 

 

“呜哇啊啊啊啊啊!”

刚要敲门秋山就被突然闯出的人影吓了一跳。

 

“…没事吧道明寺?”90%是又被伏见先生骂得很惨。

 

“伏、伏见先生在笑啊!”

道明寺声音颤抖。

 

“……就算是伏见先生会笑也很正常吧。”

 

“不不不一开始还在普通的训,可是把报告递给我的时候是笑的啊!你能体会吗我的心情!微笑着让你好好修改的伏见先生!”

 

“呃……那还真是…”

“哦呀,秋山君和道明寺君,发生什么事了吗?”

 

“室长好,”秋山侧头看向还是一脸惊悚的道明寺,

 

“…嗯,总觉得最近伏见先生比以前态度温和了许多……这样?”

 

“是啊,连工作量都有所下降,之前总会超额完成不少。是不是倦怠过头了呢,看来需要整改啊伏见君。还是,”

宗像向上扶了扶眼睛,镜框闪过银白的金属光泽。

 

“该说年轻真好、呢。”

 

 “哈哈这倒——”

“对啦说起来室长也快变成三十岁的大叔了,加茂也说过男人到一定年龄感悟就会变多唷。”

 道明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哼嗯~道明寺君率直的这一点,我倒一直很中意呢。”

 

 

室长的笑容,才是第一可怕的。

道明寺用实践得出了真理。

 

  *﹡*﹡*﹡*﹡

 

再一次穿戴好,准备出门。

 

看到门口的滑板,八田顿了一下。

久违的坐一次电车吧。

 

 

 

 快要走到书店时却发现猿比古已经站在书店门口了,八田惊讶地快跑过去,

 “猿比古!!你们今天提前下班了吗?”

伏见伸出手正了正八田有些跑飞的帽檐,“嗯,我任务完成得比较早。走吧。”

 

 

 

 

 “噢噢!”推开门八田就感叹起来,这么久没来店里的装修已经变得相当华丽,桌椅都增多了几套。

 

“欢迎光临!请问要吃些什么?”

两人选好位置坐下,点单的大叔立刻走了过来。

 

八田对这张记忆中没出现过的面孔有些意外,“一碗酱油拉面……”

 视线转向对面的人,伏见只是看着八田不作声。

 “……和一碗豚骨拉面吧。”那就和以前一样好了。

 “好嘞。”

 

“大叔,之前的那位大叔呢?”

“哦哦你指月岛先生,他呀有了外孙后就搬去他女儿那里,半年前这个店就由我现在的老板接管了——哟,这位小姐,要吃拉面吗?”

 

 

“哦……这样。”八田托着腮小声道。

 

 伏见听到八田失落的语气莫名开始烦躁,“啧、什么啊美咲,有那么在意?”

 

“不觉得有点遗憾吗,以后好像再见不到那位大叔了哎,他人那么好。”

 

“啧!怎么回事,明明让美咲在乎的人只有我一个就够了啊。”

八田话音一落就是一声更响的咂舌和伏见一连串小声的嘟囔。

 

 

“说什么蠢话呢臭猴子!”全让我听见了不是吗!

 

虽然有些不爽加羞窘,但心中有哪一隅确实是开心的。

八田绝不会告诉他。

 自从和好以来伏见说出这种话的频率就越来越高了。每次都是咕哝着,好巧不巧的八田就每次都能听见。

 

敢不敢再小点声啊这家伙,故意的吧!

让人苦恼又甜蜜。啊最后一个词太耻了还是划掉。

 

 “确实是个好人啊!就像你有一次抱怨句肉不够大叔就免费给你多加了好多叉烧!”

 

“那是能留住顾客的聪明举动而已吧美咲,只能夸他头脑还行。”

 

“猿比古,”八田无奈,

“你能不能别那么消极啦。”

 其实知道了美咲是因为自己才记住那位的,伏见心情不错。

 

 

面被端上来。

 

 

因为以前是并排坐,而这次坐的是面对面的方桌,

八田很容易就发现了猿比古镜片被熏出一层白雾的瞬间。

 然后噗嗤笑出声。

 伏见脸色阴郁的任由对方伸手把他的眼镜摘下来。

 

 “呐,这样不就好了。这么近的距离你看得清面吧。”

 

 “不要。”

 “诶?”

 

“我要看的是美咲啊,这张桌子这么宽真让人讨厌,美咲的一切我都要非常清楚的看啊,吃面的美咲那么可——”

 

“烦死了你给我专心吃面!”

 

八田飞快地把用面纸擦好的眼镜又给伏见戴了回去。

 

 

 

“哈啊。”

 

 

“…你的笑容太欠揍了猴子。”

 

 

 

﹡*﹡*﹡*﹡*

 

 

“一共是2100元!欢迎下次光临!”

伏见对八田终于习惯性接受两人一起时他来付款感到很满意。

 

 

 

 傍晚暗金色的阳光均匀地洒在因为有些僻远而朴素的街道上,依偎在夕阳边的云朵也火一般燃烧出绚丽的紫红。

 

 

街上三三两两的行人中已经有人举起终端来记录下美丽的一刻。

 

化短暂为永恒是那么轻而易举。

 

 

 

 “真美呢,是吧。”

 

八田也发出由衷的赞叹,又像是在向伏见询问。

 

夕阳的余晖同样地映在八田琥珀色的眼睛里,闪着灵动的晶莹。

 

 

伏见低下头,望着身旁人的眼睛。

 

 

 

“是啊,美咲。”

 

 

看伏见微笑着,八田的笑容更灿烂起来。

 

 比阳光还炫目。

 

 

 

 两人默契地选择步行回家。

 

 

 

 ﹡*﹡*﹡*﹡*

 

 

 

随着斜阳的继续下沉,光芒也逐渐暗淡。身后的影子被越拉越长,黑影射线一样投向远方。

 

 就如八田现在站在路标前,一伸手影子却能触到前一个街角的路灯底部。

 

 

 对方突然倒过来走路伏见一愣,回头就发现八田是在玩着影子。

 

“喂你还在上幼稚园吗,给我好好走路,笨蛋。”

 

 伏见一脸受不了的表情,使劲往自己那边扯了下八田的手臂。

 差一点绊到路缘石啊这个白痴。

 

 

“嘿嘿。”八田仍旧做着奇怪的动作朝伏见傻笑。

 

“最后到的要请客——!你太慢了黑泽!看来今天还是你啊!”

“你说什么,少小看我了!看我的天界冲刺噢噢噢噢!”

“这是什么技能名啊喂!”

“哈、哈啊、等等我啦前辈们——”

 

 

伏见正要说些什么,突然身旁冲出七八个叫喊着的少年迎着夕阳狂奔去。

 

路面上留下他们长长的影子因奔跑而闪动着,杂乱的交织在一起。

几人又在前方某处陆续停了下来。

 

 

 “吼喔,青春真不错呢、青春。”

 

八田转过倒行的身子,把双手托在脑后感叹。

 

 

“就是一堆吵人的小鬼罢了。”

 

“虽然这么说,我们不也有过那种时候嘛~”

 

 

“啧,别把我算进去啊。”

 

 

 说着二人便与之前跑过去的众人汇合了。

 八田打量着停下的街角,原来是间小小的刨冰店。

 

 

“欸欸欸—————?”聚集在店外围的少年们一齐爆发出的失望声使他吓到。

 

店里传出一个慈祥的声音:“所以抱歉,天气渐渐冷了预备的冰也少现在没办法做啦,不过热果汁还是有的。”

 

“刨冰铺竟然没有刨冰了~”

八田听闻也失落了一下。

 

“暴露在这种冷空气里还吃什么冰。刚刚说有热饮不是吗。”

 

“也对,”八田抬头看向伏见,“那么我们去买点喝吧。“

 

“我什么都不想喝。”

“真的吗,难得这条小路有家店、”

“我不要啊。”

 

八田“是、是”着自己挤进人群,有几位正七嘴八舌地要着饮料,一个声音却突兀地喊道“那彩音姐姐呢?今天彩音姐不在吗?!”

“哈哈哈这么快就暴露你的目的啦黑泽~”

“啰嗦!”

 

店内的婆婆应道,“彩音出门了,不知道……啊她回来了哦。”

 

然后少年们又一齐欢腾起来。

 

八田处于发懵状态,接着就被出现在台前的女孩子吓了一跳。

 

“呦彩音姐!”

“彩音姐姐佑也这家伙下决心要考和你一所的高中耶!”

“呜哇你闭嘴啊——”

 

“你们今天练球也辛苦了~”彩音只是捂嘴笑着转移了话题,“哎、是陌生的面孔呢,

新队员吧,倒是没出什么汗?”

 

正在后退的八田察觉到女孩指的是他,下意识抬头结果正好和对方视线碰撞,脸颊又浮上一层潮红,忙将头转向一边,

 

“啊…那个,不、不是一起的,我已经在工作了。”

 

“这样啊,还真是年轻呢。”一旁的婆婆插话说。

 

 

八田尴尬地笑笑,猛转头向站在最外圈的猿比古投去求助的目光。

 

见到八田欲哭无泪的表情,伏见知道大概发生什么了。

 

 “真拿你没办法。”

 

伏见抽出裤袋中的手,毫不友好地拨开外围的几位走到八田身边。

八田连忙躲到伏见身后。

 

“那…那么,请问要什么热饮?”这回脸红的轮到彩音。

 

 

伏见身子稍微后倾。

“随便啊!!”

 

得到回答的伏见皱着眉头,用食指关节敲敲菜单上的字,“这个。”

 

“菠萝果汁吗……请稍等。”

 

 

 

结果先做好的是最后点单的伏见。

 伏见接过盖好盖子的热果汁、拉过八田径直走开了,无视少年们复杂的目光。

 

 

 

 八田盯着走在前方的伏见的背影。

应该是夕阳的原因,把他别扭背影的轮廓镀得温柔了些。

 

八田内心撇嘴,给我感谢这条路人少吧臭猴子,便握紧了只是虚圈着自己的伏见的手,

感受到对方的力度伏见就立刻握实。

 

 明明更过分的事都不听自己话自顾自地做,这些小事倒是小心得不行,八田心下无奈。

 

真是难搞懂的人。

不过谁让自己喜欢呢。

 

 

原本伏见指间偏低的温度,因交握的手变得与对方同步了。

 

 八田摇动着两人的手臂,向前大跨一步并肩,头探向伏见嘿嘿地笑。

伏见面无表情地别过脸。

 

马上脸被八田的手扯了回来。

 

 

“痛!”

“活该你混蛋!”

 

 

﹡*﹡*﹡*﹡*

 

 

“唔、味道还不错,你不尝尝看?”

 

二人无意走到一个公园,貌似是刚修缮好,草地中一些不知所谓的造型铁艺正散发出淡淡的油漆味。

 

 

公园的路灯在闪了几下后“嘭”地亮起来,投下荧白的光。

 

伏见才发现天空已经染上暗色的墨蓝。

 

 

 

“喂!我说你也尝尝啊猿比古!”

 眼前的是八田晃来晃去的果汁。

 

 “……”伏见条件反射般地一手抢过。

然后举高。

 

 “!”这个举动显然在八田意料之外,三白眼睁得更大,

“你搞什么鬼啊猴子!不喝就还给我啊!”

说着要去夺过。

 

 “你在说什么啊美~咲~,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吧,”啊这句话终于还回来了。

 

伏见嘴角扯出愉悦的弧度,

“你拿不到的话就全、归我了~”

 

其实归谁喝这一点完全无所谓,但是八田还是被伏见笑得相当不爽。

“切,少小看我八咫鸦!马上让你跪地求饶啊!”

 

伏见举着果汁在八田跳起时迅速转向一边。

“原话奉还给你!”

 

 

 晚间公园中的小径上只剩下盏盏白光和阵阵秋虫的鸣叫。

 还有两位成年人的打闹声。

 

 

 

 

“嘿哈哈哈哈,是我赢了!”

 

“嘶,你太乱来了!刚刚你要是……”

“嘛嘛,这不是没事吗~”

 

八田笑得得意,拿起果汁直接一口喝光,反手帅气地把空杯扔进垃圾桶,

“这回看你再唔—”

 

 

松开八田后伏见舔舔嘴唇,

“赶上了最后一点、不过真难喝。”

 

嘴里满是又甜又酸的味道。

 

接着伏见笑着挡下八田的一拳,腹部却结结实实地受了第二拳。

尽管力气不是很大,伏见还是被煽动起来。

 

 

很快他们又扭打在一起,不知过了多久两人一起气喘吁吁地坐在路灯下。

 实际上和八田近身赤手空拳过招不是明智的举动,伏见更擅长的是远距离的暗器。

显然八田并不是打得多认真。

 

 

不过偶尔这样也不错。

 正握住八田两只手腕的伏见想。

 

 八田动了动跨在伏见大腿上的左腿,

“起来吧猿比古。”

 

感受到腰侧动作的伏见不吭声,只是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八田疑惑的脸。

 

很快对方的双颊又绯红起来,在灯光下更加明显。

 

 

“猿比古…?”额头上传来微凉的触感。

 

 

 接着是眉心。

 八田的睫毛微颤扫过伏见的下颚。有些痒。

 

 

 鼻尖。

 伏见停了下来。

  眼神相交。

 

 八田眨眨眼,小小声“唉。”了下,于是闭上眼睛,

倾身。

 

 唇被八田吻住,伏见立即松开了对方的手腕,手指伸入对方的发间加深了这个吻。

 

 

八田双手攀上伏见的背。

真是拿你没办法。

 

 

终于他们离开彼此的双唇,如分开磁石两极。

 秋日夜晚充满凉意的空气中,鼻间交换的气息热得惊人。

 

 

 伏见率先站起,也拉起坐在地面的八田。

“我叫了辆计程车让它停在公园门口了,走。”

 

 

“哈??!”八田惊讶得眼睛都瞪圆了,

“再走15分钟不就能到家了吗!啊不对,等等、你什么时候约的计——”

“哪有时间等。”

“什么啊——!”

 

 

 

 然后八田被拽上车。然后八田被扔上床。

 

伏见的吻继续落在身下人裸露的肌肤上,见对方逐渐开始不愿服输地回应起他,伏见再次笑着吻住八田吞下一句“混蛋”。

不管说什么都那么撩人,美咲。

 

 啊啊。

 

 

 对于伏见猿比古来说,八田美咲永远是他唯一的,且最甘美的毒药。

 

他心甘情愿的沉沦,并如愿以偿的上瘾。

 

 因为八田美咲既是他的毒,又是他仅有的解药。

 这是一个甜蜜的矛盾。

 

 

夜还很长。

 

 属于他们两人未来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never)End-

 

 

 

 

 

 

 

 ◈OMAKE◈

 

 

唔啊————!

 

 

 

成功在一天内被两名上司吓得辗转反侧的道明寺坐起身看见终端显示的3:00无声哀嚎。

本来改报告就熬到很晚(日高:有脸讲动笔的是我好吗!),

寝室里加茂熟睡的鼾声更让他想哭。

 

 

夜还很长。

fin♪

评论(19)
热度(86)

© 爻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