爻九

敦厚立身。

「K」[伏八/猿美]眠


● 依旧是再同居后的二人。因为现在只有这样的猿美能满足我了(  官糖祈求中

● 上个月心血来潮的产物,随后就遗忘了,
   今天谈到相关才突然想起

● 梗老,超老;语死,慎。
   (手机上格式碎了,之后再改)

                                                     —以上。
–––––––––––––––––––––––––––––––––––––––––––––––––––––––––––––––––––––––––

原本寂静漆黑的楼道,因脚步的缓慢沉重发出一声声钝响而亮起的声控灯变得通明。

……这帮蠢材能力消失了还非要搞出个暴动智商全留在胎盘里了吧话说这样又关他什么事真把人当特种部队吗法务局户籍科啊不要什么破事都找户籍科啊美咲已经18个小时没有见到美咲没有闻到美咲的味道没有听见美咲的声音了美咲已经早早睡下了吧这帮混蛋渣宰要是准时下班的话我还能和美咲一起吃晚饭一起洗澡一起……

伏见目死的在心中咒骂着刚完成的任务,拖着疲惫的步伐终于走到走廊尽头的门口,掏出钥匙插进门锁。


钥匙串上因为自家恋人的兴趣挂上的塑料菠萝,被使用者粗暴的的开门动作不断撞在门的金属外壳上发出脆响。伏见烦躁地要啧出第三声时,门也打开了。

迎面而来的是可拂去一身风尘的、家中温暖的气息。伏见深吸着气迈进屋内,迫不及待的置身其中。他反手关上门。


“我回来了,美咲。”




没人应声是理所当然的。



伏见脱下青组的外套挂在门口,换上拖鞋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

灯是打开着,但是


美咲不在!??


愣了一秒,伏见转身冲回客厅——没有,书房——没有,!厨房有亮灯—— 



他的美咲穿着睡衣,趴在餐桌上俨然睡熟。




实际上美咲是无睡衣派,晚上就穿件背心和短裤到处走。
之前的一个晚上也是,自己加班到十一点,回家就看到为了等他美咲赤膊裸腿就窝在沙发中睡着了,以致醒后连打好几个喷嚏。虽说笨蛋是不会感冒的,以防万一还是给美咲买了一套睡衣并勒令他穿。

唯一遗憾的是没有眼福了。




美咲对面摆放着餐具和盛满食物的瓷碗,显然是给他准备的夜宵。


伏见扶着门框小声叹了口气,然后走上前去。


“要睡觉给我到床上睡啊,笨蛋。”

嘴中抱怨着,伏见却已经弯下身,亲了亲对方因为头埋在臂弯中而仅露的额角。



真是的不是说好每次不用等我吗。

虽说之前告诉美咲今天加班,大概10点钟才能回来,但事实是解决完琐碎回到家已是现在的凌晨1点52分。



直起腰,伏见瞥着桌上静静放着的那碗粥,眯起眼睛。
粥里隐约可见点点翠绿,不用说一定是菠菜。切得再小、化成灰他也认得这令人厌恶的东西。

好啊你敢给我放蔬菜。
伏见无视旁边的勺子直接端起碗,冰凉的触感是意料中的,他皱着眉尝了一小口。

……里面还有放猪肉丁,好歹这回没有菠萝,那就稍微原谅下你。
而且这种口感是被反复热过好多次了吧。

发觉这一点,伏见看了眼八田随着入睡的呼吸稍微起伏的一团身子。


于是他举起碗一口气把粥咕嘟咕嘟喝了精光。

实话说这种凉掉的、蔬菜粥,真是没什么美味可言。


“...多谢款待。"

放下碗时伏见咕哝了句。


因为其中还有一种,只有美咲可以煮出来的味道。而他从12岁起就被它俘获了。




伏见蹲下身,尽可能轻地把右手伸到对方腿窝处,左手扶上八田的背,缓缓把八田从椅子上撤离,再站起。


被自己抱起的八田自然的把头靠向他的怀里,伏见轻笑。

可因持续加班,伏见依旧是疲惫满点的状态,现在这么抱着美咲对比以往而言有些沉重,但他还是尽量稳步走到卧室,
小心翼翼将八田放至床上盖严被子后,达到困意临界值的伏见径直摔进了床里。


在他倒下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果然因为床垫的弹性整个床被他砸得摇晃起来,
伏见忙看向八田,见对方只是动了下肩膀没有被吵醒松了口气。



精神完全放松下来的伏见很快昏睡过去。






*﹡*﹡*﹡*





八田一睁眼就被灯光刺得蹙眉。


迷糊中他揉揉眼睛,习惯性看下腕表上的时间,

啊3∶20了....这么早自己怎么醒了?还没关灯就睡啦?哦不对...是在等猿比古回来...自己在厨房等猿——猿比古!!



彻底清醒过来的八田迅猛坐起身,发现自己是在床上,便懊恼地抓起头发,

说好要等猿比古的怎么自己又先睡着了!猿比古现在……啊。


八田发现了躺在一边的伏见。


而且是只脱了外套就睡着了,连眼镜都还没摘下。真是的最起码把衣服换好再睡啊。
噢对了、还有,

“欢迎回家,猿比古。”



八田重新躺回去,用和伏见面对面的姿势,端详起伏见的睡颜。
他抬手,用食指轻轻撩起伏见散在镜框上的额发,映入视线的是明显的两个黑眼圈。

见状八田立即在脑内把青组上下的人埋怨了个遍。

无意听到过猿比古碎碎念有些无能下属,搞啥啦那些人,给我认真工作啊别让你们上司这么操心!还有石板都碎多长时间了一个坐办公室的公务员天天为什么那么多活啊!你们青衣服的头儿把人家当永动机使唤啊已经严重缺乏休息了吧喂!

——虽然这么说。但能受到重用当然是因为猿比古非常优秀吧。




“…辛苦啦。”


八田有些心疼的用指尖轻触着伏见苍白的脸,随后轻手轻脚地爬下床。




他来到厨房,看见空空的粥碗嘴角上扬了些。有全部吃掉是值得表扬的,不枉他费那么多功夫才把菠菜切得那么碎。

不过热过太多次了,味道变微妙了吧,下次一定要把握好时间再开始做。但愿这次猿比古回来时是温着的。





简单收拾了餐具和厨房后,八田回到床边,叉起腰盯着一身制服横在床上睡死的伏见。

还有一个大工程要做啊。


下决心似的吹起垂到眼眉的前发。果然还是太长哪天让猿比古帮着剪再短些好了。


这么想着八田关上灯,再次踢掉拖鞋爬上床,借着月光和卓越夜视力着手解起伏见的衣服。





在解到衬衫扣子时,八田看着随着自己手不断下移敞露出的胸膛不满的撇嘴。


不就是个敲敲键盘的公务员吗为啥身材会这么好啊!


很早就觉得不公平了,自己坚持锻炼虽也有紧实的肌肉但还完全没达到目标。当时他可是向尊哥看齐努力的!结果这只营养不良又毫无干劲的臭猴子无论是腹肌还是胸肌的成长度都够叫八田愤懑了。




八田忍下想锤一拳的冲动,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睡死之人的衬衫褪下。轮到裤子。


但八田在摁下皮带的暗扣听见“咔哒”一声时脸突然红透。

因为回想起猿比古之前每次用吻和手把他弄得呼吸和意识迷乱起来时,恍惚间都能听到和猴子的低笑声一起传入耳朵的、这个声音。八田捂脸厌恶起思想暴走的自己,摇摇头后用下了很大决心的眼神、继续着手抽出伏见的腰带。


要是混蛋猴子现在敢醒自己一定立即出拳让他永眠。




心烦意乱的忙乎一番后伏见终于只剩下条平角裤。八田长舒口气,同时放弃还要帮他换上睡衣的想法。说起睡衣,自己这件也是突然有一天猿比古送他执意让他穿上的,到现在他也没想明白个缘由。
让他穿睡衣的是猴子,很多个晚上扒走他睡衣的也是猴子。到底想怎样啊这人。


瞪着伏见那张无辜睡着的脸,八田非常想就这么给他一头锤。…但他终是舍不得。




自暴自弃似的,八田粗暴拽出压在伏见身下的被角。再小心的替他盖实被子、取下眼镜放至床头,最后自己钻进被里。




伏见马上靠过来手脚并用缠住热源,把头埋在在对方肩窝蹭蹭,才安分下来。
八田无奈笑了,伸出手安抚性地轻柔拍打着伏见的背,哄小孩子般。



”好好睡一觉吧。“

像得到指令一样伏见的呼吸声立刻平稳起来。八田也闭上眼睛,逐渐停下手的动作。





窗外的夜静默着,任月光渗入窗帘,如氤氲漫开。


轻笼在已沉沉入睡,轻轻呼吸着彼此的爱意而相拥的人们身上。



晚安。


-FIN🌃-

评论(9)
热度(70)

© 爻九 | Powered by LOFTER